侦查员分析,两个人并不住在附近,在村中徘徊是为了观察情况。随后两个人到村里边的一个小卖部买了点东西。出来的时候,正好过来另一辆打着双闪的出租车,两人上了这辆出租车。

这虽然是一个很小的缩影,但对于所有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,他们相似的过年方式仿佛组成了一幅群像。故乡的意义不仅是儿时生活的地方和熟悉的气息,而像风筝的线,永远牵动着漂泊的“风筝”。